承認過去,走出一條活路

台灣數十年前與中國打對檯,相對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台灣推行文化復興運動。中華民國的二府:一為總統府,代表政權法統;二為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府,代表文化道統。時至今日,代表法統的一脈已經被冷落淡化,而且是總統府刻意而為;尤其國民黨刻意打壓,實想逼法統回歸中國大陸。
我想,對於這塊土地,到底要以「家鄉」、「國家」、還是「血統」、「法統」才能真正有著相同的認同?大家都在認同「台灣」,大家都在愛「台灣」,可事實上每個人的「台灣」卻是不一樣?

韓國舉辦國際傳統弓大會已經五年,不管其究竟目的為何,只看其境界格局,就知道「傳統弓」走的不是大一統,而是如何在各具特色的情況下,還能大家一起玩。

正統論雖可以參考,雜種又何妨認同?

不諱言,我就是見過張先生和卓老闆之後,才開始踏入傳統弓箭射術的領域。後來分道揚鑣,是因為張先生看似在台灣發展傳統弓,我認為他正扼殺台灣傳統射箭的發展。
之前與張先生交流時,他最喜好得意的傳統弓是元弓,然後射術則以明代的射經為首,一脈以承。漢服、元弓、明射術,以正統論,這還不是雜種?
正統論雖可以參考,雜種又何妨認同?

日本弓道不也結合大中華儀禮、漢傳佛禪、日本製弓而成一獨特道統。否定大中華儀禮的影響,否定禪學思想的影響,只承認日本製弓和射法,還能夠成就今日的弓道?
正統論雖可以參考,雜種又何妨認同?
張先生得意於曾在中原風光過的元弓與唐射法,或稱一絕;但逃不出雜種弓箭的宿命,卻自以正統漢射的自大心態,矛盾糾纏,難以與共。

原住民弓不用說,有文物而無文獻的事實,就像自己的存在已經證明了自己媽媽是個女人。
日本弓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曾被傳承、應用,有跡可證,甚至有圖可考。
http://city.udn.com/1235/4396297?tpno=1&cate_no=0
漢弓、元弓、突厥弓、匈奴弓等實物,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被流傳、應用多廣、多久?到這個世紀前,恐怕不比歐州長弓的影響還多。

台灣、瓊州,同屬東南亞島嶼的北方,都與大中國關係不可分;我不想排除漢文化對我們的影響,即使歷史上,漢文化的軍射、禮射、甚至投壺,都沒有直接進入到台灣這塊土地上,我們都認同其對我們的影響;但我不想迷信大一統的思想,獨尊中華文化,而假裝日本不曾在台灣進行皇民化。

我打算拼湊的是「承認過去,走出一條活路」;而不是「否定邊陲,回京城死胡同。」

本篇發表於 傳統射箭, 承先啟後。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