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倆的相認

This entry was posted by 鄭慈 on 星期三, 25 七月, 2007 at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田嬰與田文
朝代:戰國時代末期
關係:父子

  他們倆是一對十五年後才相認的父子,田嬰是父親,田文是兒子,田文也是歷史上有名的戰國四君子之一的孟嘗君。父親田嬰靖郭君是齊威王的末子,與宣王算是異母兄弟。田嬰在哥哥宣王在位時,當了十一年的宰相,被封於「薛」。而田文是田嬰四十幾個兒子中最傑出最有幹才的一位。田嬰死後,田文繼承了薛領地,並養了數千名食客,因而名聞諸侯。

  這一對父子為何在十多年後才正式相認呢?原來田文是庶出之子,即姨太太生的兒子,在家裡身分就差了一截,偏偏他生於五月五日,由於迷信的關係,田嬰就命令這位姨太太說:「不准養這個孩子,立刻丟了算了。」母子連心,有誰會真的忍心拋棄自己的骨肉,這位姨太太便暗中撫養田文長大,而父親田嬰一直被矇在鼓裡。

  十幾年後,田文已長大成為一名才智雙全的青年,透過兄弟們的說項,便來個父子,田嬰獲知田文沒死,氣得大罵田文的母親:「我不是叫你丟了他嗎?妳膽敢暗中撫養。」田文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說:「父親大人,恕兒冒昧,可不可以告訴我五月五日生的孩子不能養大?」「五月五日那天出生的人,在身高長到房門那麼高時,會殺死自己的双親。」田嬰回答說。

  「那麼請問:『人的命運是上天所賜或是房門所賜呢?』」

  田嬰一時答不出來,田文接著說:「如果是上天所賜,父親大人大可不必為這事擔心,如果是房門所賜,只要把房門弄高,不讓兒子的身高高到房門,不就得了。」父親田嬰一時又為之語塞。但從此對田文另眼相看,也准許它出來大廳和眾兄弟們相處。

  有一次,田文逮到機會與父親說話,他問:「孩子的孩子是什麼?」「是孫子呀!這還用問。」「那孫子的孫子呢?」「是玄孫呀!」「那麼玄孫的孫子呢?」「噢!這我就不曉得了。」田文坐直了身子,一臉正經的對父親說:「父親當了齊國的宰相,服務過三代的國王,這期間,國家寸土未增,而我們家卻積了不少財富,連佣人都吃得保食米肉,穿得絲綢華服,再出門一看,街上到處可以看到懷才不遇的才子,卻窮困潦倒在街頭,俗話說:『將軍之家必生將軍,宰相之家必生宰相。』可是,我們家呢?沒有出現一個幹才之人。父親呀!想想您熱中於蓄積財富,到底想把它留給誰呢?留給你連他叫什麼名字也不得知的玄孫之孫嗎?」

  從此以後,田嬰對田文這個庶出之子不再小看,並加以培訓,讓他主管家事,專門接待賓客。由於田文知書達理,處世圓融,待人寬厚,食客一天天的增加,名聲也傳遍了各國。田嬰在諸侯的力勸下,立田文為嗣子,成為「薛」的領主。

【結語】
  孟嘗君田文在父親四十幾個兒子中,脫穎而出,由庶出之子成為嗣子,並繼承了領地,成為領主。如此時運,也絕非憑空而來。有才幹、有睿智,又具有外交手腕,才以今日的孟嘗君。庶出之子由於身份卑微,反而更有機會面臨思考,接受磨鍊,而成大器,歷史上不乏此類人物。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