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倆的情義

This entry was posted by 鄭慈 on 星期三, 25 七月, 2007 at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燕太子丹與樊於期
朝代:春秋戰國時代末期
關係:朋友

  他們倆是目標一致要殺秦王的一對好朋友。一個是燕國太子,一個是秦國將軍。有好幾次樊於期將軍落在燕太子丹的手裡,基於朋友的道義,燕太子也不肯做這不仁不義的事。太子丹是一位憂國憂民的文人,為了保護燕國不受秦國併吞,不惜四處搜尋刺客人才,最後找上荊軻刺秦王,而樊於期的頭顱正是荊軻刺秦王所帶的晉見禮物。

  秦王政與燕太子丹小時候便是舊識,但秦王政一登基後,又野心勃勃的想併吞六國,弱小的燕國當然是他虎視耽耽的對象。身為太子的丹曾在秦國當人質,這是當時外交慣例,用人質交換可維持兩國一時性的和平,但秦王不念與太子丹的舊情,對太子丹並沒有任何禮遇,使愛國的太子丹非常氣憤並憂慮。逃回燕國之後,秦王當然不放過,而太子丹更不敢輕鬆,到處物色刺殺秦王的人才。眼看著秦王逐漸蠶食六國土地,秦軍快要進迫燕國,危急存亡迫在眉捷。而得罪秦王逃出來的秦將樊於期正巧逃到燕國,投靠在太子丹的家裡,太子丹的老師鞠武勸諫太子說為了國家不能收留樊於期,否則將惹禍上身。建議他趕快送樊將軍到匈奴,以打消秦王攻打燕國的藉口。但燕太子丹說:「老師說得沒錯,但樊將軍走頭無路才投靠於我,假如我懾於強秦的兵威,而出賣我落難中的朋友,這樣不仁不義的事,除非我死,否則我辦不到,請老師另外再想辦法吧!」

  於是鞠武為了學生的義舉只好成全,但國家安危不能不顧,便介紹田光這位智勇雙全的人士給太子認識,並共謀國事,田光又介紹勇士荊軻給太子丹,商議要如何去刺殺秦王。荊軻說:「如果現在要採取行動,卻沒有足夠取信於秦王的媒介,秦王絕對不會接見我。現在只有樊將軍可以幫忙,他是秦王以黃金千斤與萬戶侯懸賞抓拿的人,假如我能手持樊將軍的頭,與燕國的地圖來奉獻給秦王,我才有見秦王的機會,也才能報太子之恩。」

  太子丹說:「樊將軍就是窮途末路才投靠於我,我怎好為自己的利益而不顧朋友之間的道義呢?望勇士另想辦法吧!」荊軻一看太子丹不忍心殺害樊於期,但又沒有更好的方法可想,便親自去見樊將軍說:「我聽說秦王殺了父母妻兒,沒收了你的財產,並懸賞千金及萬戶侯來購買你的人頭,不知將軍如何打算?」樊於期仰天長嘆說:「我樊於期一想到此便痛心萬分,不知如何報此深仇!」荊軻說:「現在我倒有一個法子,既可使燕國解除禍患,又可以報將軍之仇,不知將軍意下如何?」樊於期說:「但說無妨。」荊軻便把要去刺秦王的計劃對樊於期敘述一遍,但要樊於期獻出人頭做媒介。樊於期一聽,立刻二話不說,拿起短劍說:「這正是我日夜盼望之事,我願意成全。」說完拔劍自刎。太子丹聞訊,趕到現場,撫屍痛哭。樊於期既然犧牲自己,要成全太子丹的心願,太子丹也只好接受,把樊於期的頭裝進盒子裡,讓荊軻帶去。

【結語】
  彷彿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弱小的燕國因刺殺秦王不成,太子丹死,燕王被俘,燕國滅亡,秦王終於一統天下。犧牲了如此多的人才、正義之士及仁君,只為了秦王有一統天下的命,那天下蒼生也未免太苦命了吧!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