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倆有仇

This entry was posted by 鄭慈 on 星期三, 25 七月, 2007 at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漢高祖與貫高
朝代:漢朝
關係:仇人

  他們倆可算是仇人,因為貫高及趙午等人私下瞞著趙王要謀害漢高祖。他門倆的仇不算深,也不算大,但他們要殺的人竟是皇上,因此付出的代價也就更大了,最後,不但計謀未成,事跡敗露,還連誅三族。貫高為誰殺人呢?為了他的主人趙王熬,而趙王熬又是漢高祖的女婿,漢高祖正是它們要弒殺的對象。

  漢高祖劉邦和呂后生了一子一女,女兒魯元公主嫁給趙王張熬。以前,高祖率軍路遇趙都邯鄲時,身為女婿的趙王早晚親自照料高祖的飲食生活,一切都善盡女婿的禮節,但不講禮教的劉邦,又出言不遜,常口出穢言的罵女婿,行為粗魯得令趙王屬下又極護禮教的老臣貫高等人,看不下去,直想為自己的主人出氣。便勸趙王叛變,可是趙王感於高祖的大恩大德,不敢反叛。勸說無效,貫高等人便準備私下單獨行動,誰知事跡敗露。原來貫高的仇家去向高祖打小報告,使高祖逃過一劫。

  趙國大臣貫高行刺事跡敗露,被連誅三族,行刺之人全部被抓起來關,連趙王也不例外。他們被關起來時想集體自殺,但貫高罵道:「假如你們都死了,誰來為我主人鳴不白之冤?我王沒有罪。」於是大家才打消自殺的念頭,全都被壓送到京都,進行極為嚴密的審判。

  審判過程中,貫高回答審判官說:「謀殺陛下情事,是由我門私下祕謀,我王毫不知情。」即使他們使用殘刑烤打,打得皮肉綻開,體無完膚,他們仍然矢口否任趙王有涉入案情。呂后在旁不解的說:「趙王是魯元公主的丈夫,也是我們的乘龍快婿,他怎麼會謀害次殺岳父呢?」但漢高祖不以為然,直認為女婿有心謀反。便把檢查官(廷尉)叫來說:「找一個與貫高很熟的人去套問看看?」這時,中大夫泄公說:「貫高是我的小同鄉,我對他的為人很清楚,他在趙王身邊一向以正直出名,不致於說謊……」於是高祖命令泄公打著天子的小旗,親自去拜訪貫高。兩人一見面,閒話也不多說,泄公直接問:「趙王熬到底有沒有參與謀反的事?」貫高回答說:「誰不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如今我已經被判處誅滅三族的重罪,難道我會用我王的身家性命來害死我的至親血肉嗎?我王實在沒有參與這項計劃,是我們私下單獨行動的。」泄公把事情一五一十再向高祖報告一遍,高祖才算赦免趙王無罪開釋,而高祖也佩服貫高的忠君愛國行為,因此派泄工去通知貫高,說高祖已經赦免了趙王,也赦免貫高。貫高一聽,高興的說:「我王真的獲赦了嗎?」「當然。」泄公又說:「陛下嘉許你的護主忠君,所以也赦免你的罪。」然而貫高卻說:「我所以茍全性命至今,就是為了替我王洗刷不白之冤,如今我王既已獲釋,我的責任盡了,死也無憾。何況臣弒軍之罪可也不輕,即使陛下不加罪於我,我又有何顏面茍活呢?」說罷,就舉劍自殺身亡。

【結語】
  貫高這個所謂的忠臣,忠心護主,精神固然可嘉。但瞞著自己的王私下去行刺皇上,以致被誅滅三族,這代價未免太大了吧!貫高等人把自己的父母,妻兒的性命當成了賭注,又未經家人的同意,也未經他主公的同意,就草率行事,而史書上又傳揚他的忠君愛國的名聲,真不知司馬遷的用意何在?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