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倆父子情

This entry was posted by 鄭慈 on 星期一, 31 七月, 2006 at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朱元璋與朱標
朝代:明朝
關係:父子

  他們倆父子真摯原始的父子情和一般老百姓父子之間的情義,是一模沒有兩樣,父為子做任何事不計代價,不求回報,天經地義,但父親太過度的保護,使兒子也為能茍同。朱元璋是明朝起於草也的開國君主,一生勞錄奔波,確實沒過過什麼大好日子,又因從小失學,不認得幾個字,因此凡事特別用心並勤於學習。基於大明江山是他一手草創起來,一想到未來國運,他就不得不存有私心,所以最後朱元璋誅殺功臣,實是由於他們倆父子天資平庸,要掌理天下壓力過大,但又捨不得讓賢,把帝位傳賢不傳子,只好誅殺心目中的芒刺,但身為兒子的朱標並不同意父親如此作為。

  朱元璋是中國歷史上繼劉邦之後,第二位起於草莽的皇帝,由於出身貧寒,又逢亂世,父兄數人在一次天災病疫中相繼死亡,他舉目無親,孤子一人,只好上山出家當和尚,七年之後,奮起從軍,苦戰十二年,終於推翻元室,敉平群雄,把中華民族的命脈又回歸漢人手裡,成為歷史上震古爍今的英雄人物。

  朱元璋登基那天,穿上龍袍接受文武百官的覲賀,對馬氏為皇后,世子朱標為太子。退朝後,回到後宮,他望著馬皇后哈哈大笑,並自嘲道:「想不到居然弄假成真,今兒個真的當起了皇帝來了。」這是一句至情流露的真心話。

  他們父子倆有幾段生死攸關,抱頭痛哭的至情畫面。

  自從馬皇后病逝之後,朱元璋為之食嚥不下,長日眉然深鎖,鬱鬱寡歡,並且脾氣暴躁。在這一段期間,他身為國君,益發的濫殺無辜。朱標實在看不下去了,便向他父皇進諫道:「陛下誅夷過濫,恐傷和氣。」氣得老父無言以對。第二天,大明皇帝朱元璋故意叫人放一支滿佈尖刺的棘杖在地上,叫太子朱標去撿起來,朱標怕刺到手,面有難色,猶豫再三。這時候,朱元璋便語意深長的說道:「杖上有刺,你怕被刺傷,讓我來把刺都拔掉之後,再把杖交給你,可好?兒呀!我所誅殺之人都是天下最兇險的人,我替你把這幫人除掉,使你將來穩坐江山,正是你的大福氣呀!」可是朱標不同意,他跪下來答奏:「上有堯舜之君,下有堯舜之民。」意思是「上樑不正下樑歪」,有今日的兇險屬臣,正是有不仁之君。朱元璋一聽這話,大為光火,父子倆竟演出全武行,只見皇帝拔起龍椅就往太子身上砸,這下子把朱標嚇得拔腿就跑。父親元璋則在後面追,跑到走頭無路時,朱標想起他懷裡有一張他自己畫的圖,那是一張「馬皇后揹夫亡命圖」,是朱標為父母畫下做紀念的。他急中生智,便把圖殂懷裡抽出來丟在地上,父親朱元璋追到後,撿起來一看,觸景生情,不禁放聲大哭,父子倆就此哭成一團。

  那是什麼圖?原來是有一次,朱元璋兵敗,被追兵攆得走頭無路,馬皇后一向身強體健,又有一雙天足,便於奔跑,她立刻揹起丈夫拔腿就跑,終於逃出重圍。而兒子朱標因感念父母這感人的一幕,因此為之畫下私藏。

  朱元璋誅殺功臣,實是最為後人詬病的一點,他把早年和他一起出生入死,打下萬里江山的戰鬥伙伴,不論文臣武將,幾乎全部殺光,除了宋濂以外。

  宋濂是朱氏父子的共同老師,宋濂教太子朱標讀經閱史,幫皇帝作逐日言行記錄的起居注,常侍在皇帝左右。因宋濂學問淵博,又有涵養,不卑不亢,無忮無求,保持堂堂正正的讀書人風格,頗得眾臣敬重,尤其是太子朱標。

  洪武十年,只因告老還鄉的宋濂未能實踐自己「歲面靚見」的諾言,皇帝下詔令要殺宋濂,太子朱標情急,向父皇哭諫求免道:「兒臣愚蠢,只有宋學士這一位恩師,求陛下哀矜,免他一死。」父皇聽了頓時怒火中燒的說:「等你當了皇帝,你再赦免他吧!」朱標嚇得不知所措,自認求情失敗,宋老師必死無疑,可憐老師一生教誨,學生竟然在此危急存亡之際,無法貢獻一力,心愧至慚,便投水求死。左又從者慌忙入水搭救,總算把他給救上來了。朱元璋聽見兒子投水遇救,趕忙趕來,又急又氣又罵他那落湯雞剛從鬼門關回來的兒子說:「傻兒子,我殺別人,又沒有要殺你。」接著,他又檢查入水救朱標的那批隨從,凡是不及脫衣就下水搶救的人一律升三級,脫了衣褲鞋子再下水的全部處死,他的理由是「太子落水,還等得及你們脫了衣褲鞋襪嗎?」而一心救師,並求死的朱標,實在不願意他父親再為他殺人了。

【結語】
  朱元璋聲稱為了太子繼承法統,穩坐江山,而為之除去芒刺,但所誅之人竟是為大明江山一拼生死的大功臣,甚至連太子的啟蒙師宋濂也不能放過,這也難怪太子朱標要以死諫來救恩師了。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