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仔與阿舍伯

  驚天動地的九二一大地震過後,所有的驚怕暫時遠去,一切的災區救援也漸漸消褪。
  如今,小城依然殘破,山林依舊變色,生活在災區裡的人仍得面臨每天的日出日落,就像是癌症病患在前來慰問的親友回家之後,仍得獨自面對死亡壓迫般的無奈,任何人也替代不了這場苦難。

  南投縣災區的一座瓦礫堆上,蹲坐著兩個人。
  瘦小的阿Q仔是住在鎮上的一個中年人,平常吊兒郎當的,倒也能自得其樂經營著一家小小的餐飲店。平常在店裡侍候地方阿哥的吃喝之後,不但拿不到酒錢,還不時捱一頓笑罵;表面上他不敢吭聲,心裡面倒嘀咕著「老子存心讓你欠著,怎樣?下輩子加千倍討還哪!」如今店垮了,家沒了,平常嘻皮笑臉的阿Q仔面臨這場災變,心也整個揪在一起,除了盡全力投入救援工作之外,其餘時間他都蹲在這座瓦礫堆上沉思,一蹲就是一整天。
  阿舍伯呢?六十來歲的有錢老翁,有一片山茶田在九分二山附近。如今,九分二山移位了;這幾天來他東找西找,前看後看,就是看不到原本屬於他的那一片山茶園,倒是看到了一座小湖。
  阿Q仔蹲坐在石堆上,看見阿舍伯時而抽煙,時而嘆氣,又不時自言自語地來回踱步,便上前拉他坐下,說:「坐啦!坐啦!有什麼事情未使解決?」
  阿舍伯嘆了一口氣說:「我的一座山不見了,我全部財產就這樣被土地神給吞進去,看我有悽慘沒?」平常一向愛說笑的阿Q仔此時也不敢幸災樂禍,便遞了一支煙過去說:「來!再抽一支吧!無來無去無代誌。」他一邊點煙一邊唸出廣欽老和尚的最後遺言。
  「什麼無來無去無代誌?代誌大條啦!欠我錢的人通通死掉了,看我找鬼討債去?」阿舍伯還在發勞騷,這時阿Q仔也搭不上腔,兩人各自嘟著嘴抽著煙,沉默了一陣子,煙圈也在空氣中漸漸擴散,擴散,最後溶入有死屍臭味的空氣中。
  這時,阿舍伯開口問:「這次你家死了幾個人?」
  阿Q仔說:「羅漢腳,一人吃飽全家飽。」
  阿舍伯問:「你是沒娶,還是離婚?」
  「離婚。」
  「為什麼?」
  「她說我不中用,任人欺負,是孬種,其實她不懂啊!我這是保身之道。我這種人在太平盛世可能吃不開,但是在動盪的亂世,我這種人才容易活得下去,你信不信?」
  「嘿!有意思,你這個人還滿趣味的。」阿舍伯被阿Q仔認真的表情給逗笑了。
  「你看!牆角下木板縫裡,那一窩貓,牠們一家和樂的窩在那裡!不用買家當,隨時可以為家,天地之大,不愁無容身之處;我們啊!人也要過最簡單的生活才自在,古代人那種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海闊天空,像鳥一樣,自由自在的。唉∼人不要想貪,一個私心占有,反而失去一切所有,你看對否。」阿Q仔瞧一下阿舍伯。
  阿舍伯咧開嘴嘿嘿笑兩聲說:「不成猴,講得還滿有理的。不過人總是有私心,想貪心,永遠填心中的慾望。」
  「那不是很苦嗎?因為你一貪,便永遠在追求,在抓取,想佔有便更怕得不到。而得到了呢?又怕失去,你看多苦!人是沒辦法永遠擁有什麼的。」阿Q仔一邊說,一邊撿石頭扔著扔者,若有所思的樣子。
  阿舍伯接腔說:「為什麼?為什麼人不能永遠擁有?」
  「因為他隨時在變啊!剎那剎那都在改變,明明在你手中的也會失去。人生如棋盤,推來擠去,難免損兵折將,沒有包贏的啦!再說,任何事情也沒什麼好與不好,對與不對。你說這場地震不好!不對!但是對整個地球生命卻是個健康的運作。」
  阿舍伯又哼的一聲說:「那是沒死到你家的人,有人一個家族只剩兩口人,你說要怎麼辦。所以起癲自殺的人一大堆呢。」
  「所以嘍,痛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呀!唉~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要停止自憐,要走出陰霾呀!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怎樣健康的活下去了!」
  「年輕人,不簡單,今天能遇到你真好,改天請你喝一杯。」阿舍伯起身拍拍褲管說著。
  「那好,就在這兒,我炒小菜來配酒,客官意下如何?」阿Q仔一副店小二的架勢擺出來。
  「ok!」阿舍伯揮揮手,瀟灑離去。
  一場震災,有人分離,有人相聚。

他們倆兄弟情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王祥與王覽
朝代:魏晉時代
關係:兄弟

  他們倆兄弟是忠孝傳家的楷模典範人物,哥哥王祥是 「臥冰求鯉」的孝子,名聞於鄉里間,很得鄉人的敬重。弟弟王覽雖是異母弟,但對哥哥的孝行卻非常敬佩及尊重,常常出面替哥哥解圍,兄弟倆手足情深,很難再找到第二對。

  王祥祖先都有仕官,祖父王仁官至刺史,王祥本人因年輕時,一心侍候父母不願出來做官,直到四十歲後才出來為民服務。王祥母親姓薛,早已過世,繼母過門之後,卻對王祥百般虐待,但王祥生性至孝,每於父母臥病時,他便不眠不休的侍候湯藥。有一年冬天,他的繼母臥病在床,卻很想說新鮮的鯉魚,可是冰天雪地的內陸,哪來的鯉魚呢?王祥跑到河邊思索如何達成母親的願望,一片孝心促使他突發異想,想用自己的體溫去融化河上的冰雪,看能否抓到魚,誰知結冰的河面突然裂開,蹦出兩尾新鮮有活力的鯉魚,王祥喜出望外的捧魚回家煮給繼母吃。

  王祥平日孝順父母,卻仍得不到繼母的歡心,看在弟弟王覽的眼裡,也非常同情哥哥,他常常看見哥哥被打,但在母親面前又不敢出面營救,只好事後抱著哥哥痛哭,兄弟倆因此感情更加深厚。長大一些,王覽經常勸母親不要責打哥哥,他的母親才收斂一點,但仍不時叫王祥去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有一次,他們家院子有一棵李樹開花結果了,繼母吩咐王祥好好看守,片刻也不能離開。那天晚上,忽然天氣乍變,風雨交加,王祥依然不敢違抗母命,抱著李樹一夜到天亮。

  王覽看這樣也不是辦法,萬一出了人命怎麼辦?於是改變策略,凡是母親吩咐王祥做什麼事,他就跟著哥哥一起去做,使母親不敢再欺凌王祥。父親王融尚未過世時,王祥還有父親及弟弟保護或監督,壞繼母還不敢置他於死地,等父親過世之後,又加上王祥笑順的名聲傳遍鄉里,人人稱讚王祥的孝行,卻引起繼母的妒心,更加想陷害王祥。

  有一天,繼母送來一壺酒給王祥喝,不等王祥開酒,弟弟王覽便一手搶了去,王祥不願牽連弟弟受害,也奮力奪酒,就在爭奪之間,那壺酒落了地,原來是壺毒酒,使兄地倆差點送命。從此,只要是母親賜給哥哥的食物,王覽一定不怕死的先嘗嘗看,使得母親不敢再下毒手。而王覽的保護哥哥,敬重哥哥的行為,也傳遍了鄉里,引為美談。

【結語】
  有這樣的兄,也有這樣的弟,更有這樣的母親,真是天下奇談。他們倆兄弟都很長壽,王祥以八十五歲高齡享壽,而王覽以七十五歲辭世。在朝為官時,也都能盡忠職守,得皇上的賞識。他們的子孫也都以才幹出眾,賢孝出名,匡甫東晉中興於江南的王導是他的孫子,書法流傳千古的王羲之是他的曾孫。仁孝傳家,子孫興旺,果然不假。

他們倆一夢緣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文天祥與胡老
朝代:宋朝
關係:不期而遇的朋友

  他們倆因一個夢而結緣,成為好朋友,年齡也很懸殊,胡老先生年紀一大把,白髮皤皤,在夜裡做了一個飛龍脫爪夢,而結識了年輕才二十出頭,正往白鷺州書院求學的文天祥。這一夢是巧合,還是天意,不得而知,但他們卻是因夢而結緣的。

  文天祥出生在江西省文山山腳下富田村的一個書香家庭。父親文儀,村子裡的人都稱呼他為「革齋先生」,喜歡讀書,更喜歡藏書,因此教育孩子他們夫婦倆都很用心,子弟都很優秀。文天祥是家中的老大,十八歲經由家人的鼓勵去參加鄉試,天祥一試就中也是意料中的事,因為他不但愛讀書,也很關心時勢政局,更是有一胸熱血的愛國志士。

  天祥二十歲那年,他父親介紹他去吉州的白鷺州書院讀書,他說書院是江萬里先生所主持,跟他學做人,器識及膽識,將來好報效國家。第二天,天剛破曉,天祥便背著書箱,出門遠去。走了大約三十多里路,經過一個叫冷水坑的地方,覺得有點累,看到了前面正好有家旅店,便欣然走向前去歇歇腳,他一骨腦兒便坐在門口的大青石上休息,見路上沒人,便把靴子脫下來透透氣,好休息休息。

  忽然身邊出現了一位老翁,頭髮皤白,他的出現使沉思中的天祥大吃一驚,老翁手裡拿著掃帚,很親熱的向天祥打招呼,說:「早晨很冷,請到我們家吃一點東西吧!」

  天祥不好意思接受,老翁自行介紹說:「敝姓胡,正是這家旅店的主人,你進來坐坐,吃一點東西吧!」天祥不解老翁為何如此友善,一再邀請,便說:「我只是一個過路人,您我並不熟識,您為何待我如此熱情?」老翁說:「少年人,你有所不知,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我見到一條飛龍在我家門口的大石上脫爪,正是你現在坐的這塊大青石,我夢得非常清楚,今早,我一出來打掃,便見到你坐在大青石上脫掉靴子,正符合我夢中所見,少年人,你器宇非凡,相貌堂堂,絕非等閒之輩,日後必大富大貴,到那時,還望你多多提拔提拔。」文天祥聽了之後,也覺巧合,姑且答應吧!

  文天祥當官以後,由於賈似道當權,他屢次被貶謫或封凍,而後又被請出來做官。有一年,文天祥奉命回京,就在回京的路上,經過冷水坑,文天祥想起往事說:「十四年前,我離開家往吉州白鷺州書院時,在此地遇見一位胡老先生,今天,去請他們全家過來吃飯吧!」等胡老先生一來,與文天祥相見,非常高興,且說:「十四年不見,您果真做大官了,您還記得我那飛龍脫爪夢嗎!我的夢沒錯吧!」文天祥笑笑說:「我就是您夢中的那條飛龍嗎?」胡老先生開玩笑說:「當時您曾答應我,日後做了大官要善待我,如今可以兌現了吧!」文天祥一聽,立刻大笑說:「我的行李箱都在這兒,您要什麼東西,隨您挑選!」胡老先生再三拜謝說:「我只是開開玩笑,不當真。」「不要客氣,我也有誠意要送您,別忘了,我們有一夢之緣呀!」胡老先生這才指了一件行李說:「就這件吧!」打開行李一看,全都是扇子。文天祥說:「這些扇子都是地方土產,我打算當禮物送給鄉里朋友,這樣好了,你指定這口箱子,那我折合現金送您吧!」於是兩方都高高興興的敘餐話舊,然後離去。

  胡老先生對他兒子說:「真是一位清廉的好官啊!我本來以為他既已做了高官,行李中一定不少金銀財寶,真沒想到竟然只是一些土產。」

【結語】
  文天祥相貌堂堂,長得眉清目秀,狀元及第進殿面謁皇上時,連皇上都對他的相貌特別注意,看到他寫的論文,並知曉他的名字叫做文天祥,理宗皇上不禁含笑道:「此天之祥,國之瑞也。」很多相士看了文天祥的相貌都說他能大富大貴,是出眾人才,但卻有大兇。果不期然,文天祥寧死也不投降的愛國情操,留下了民族英雄的典範,值得稱頌。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8 9 10 ... 13 14 15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