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倆不忠賢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明熹宗與魏忠賢
朝代:明朝末年
關係:君臣

  他們倆真是一對不忠不賢的君臣,由於他們倆的荒誕直接導致明朝的滅亡,使熹宗之後的崇禎皇帝最後走上自殺的命運。而明為忠賢實際上既不忠又不賢的宦官魏忠賢,把宦官專權,濫殺無辜的亂政推向最高峰。明朝的朝政在他們倆的胡鬧下,整個朝廷變成了一座冤死城,而他們倆一個是昏君,一個是魔王。

  魏忠賢出身貧門,生性好逸惡勞,成天酗酒、賭博、遊樂、無所不好,是個地方上的混混。有一次,賭博輸了錢,又還不起,被賭徒們追打辱罵,自覺很沒面子,便起了進京當太監的念頭。當太監並不光彩,但還算是唯一出得了頭的途徑,如果時運一到,獲得皇上的寵信,從此榮華富貴權力一把抓,這是當時運用「自宮」的方式去當太監的動機,而魏忠賢便是個自宮者之一,而且果然時運亨通,一進宮他便當了王才人的辦膳太監,王才人就是未來皇上朱由校的生母,魏忠賢有了接近未來皇帝的機會。

  年僅十六歲的朱由校登基後,是為明熹宗,也是個貪玩不愛讀書的人,碰上目不識丁又有些武藝及壞點子的魏忠賢,兩人一見就臭氣相投,成天膩在一起搞勾當,做些小壞事。真正開始做大壞事是魏忠賢與明熹宗的乳母客氏句搭上了以後,兩人狼狽為奸,狐假虎威,作威作福的大肆剷除異己,乳母客氏大殺後宮嬪妃,甚至讀害張皇后履次不成。而魏忠賢則是剷除異己,凡是成為他篡權的障礙者全部清除,連自己的兩位好有魏朝及王安,都不能倖免。除掉了宮中既是恩人也是敵人的二大太監魏朝和王安,魏忠賢才真正掌握了宮中大權,從此更殺人無數。

  至於明熹宗這個傀儡皇帝到哪去了?當魏忠賢與他的乳母客氏在大肆屠殺太監宮女嬪妃之時,皇帝在哪裡?這個自小被魏忠賢帶壞長大了的傀儡皇帝,正在寢宮裡大吃、大喝、大睡,每天不上朝,所有奏章全部落入不識字的魏忠賢手上,魏忠賢亂下聖旨,有時假造聖旨,為所欲為,一切政事把皇帝一人蒙在鼓裡,群臣也見不著皇上一面。與魏忠賢的閹黨對立的是忠臣派東林黨,實在看不下去了,集體參奏魏忠賢,由御史楊漣率先上疏,痛陳魏忠賢二十四條罪狀,幾天之內,有七十多名朝臣上奏彈核魏忠賢,這些奏章全部落在魔王手中,皇帝連一個字也沒看到,糊塗昏庸的熹宗反而下旨嚴責楊漣,並且要把楊漣及東林黨另一首領左光斗罷官,魏忠賢當然不會就此善罷干休,開始進行對東林黨的大屠殺,於是宮中朝臣萬燝、汪文言、楊漣、左光斗、周朝瑞、魏大中、顧大章、袁化中此六君子全部入獄慘死。之後,魏忠賢再興起第二次冤獄,是為了七軍子辦的大冤獄,此七人死之慘狀,在此不便拜述。接下來又利用他的黨羽列出東林黨的黑名單,一共有三百零九名,也全部被殺。從此,沒有人敢再說一句公道話。

  魏忠賢在短短七年中,專橫跋扈,把持朝政,鯨吞國家財產,大封自己的家族,連剛出生的小姪子也封爵授官,一生下來便享國家奉祿,而大名將袁崇煥大敗了後金軍,魏忠賢反而不加賞,結果是百姓辛勤工作、將士喋血奮戰,反而沒有奉祿可享,竟肥了他們魏家一大群吸血鬼。如此作惡多端七年,魏忠賢背後的昏君大靠山死了之後,他也有自知之明,哭腫了眼睛,又謀篡不成,熹宗沒有子嗣,由五弟朱由檢即位,就是明思宗,年號崇禎。崇禎皇帝上任之後,魏忠賢自知死日不遠,但又不忍丟棄多年來所聚斂的錢財珠寶,正在整理託運之際,崇禎皇帝下令逮捕,魏忠賢就此認知自己的罪報已到,便上吊自殺,結束他一生的罪行。

【結語】
  熹宗由於荒淫無度,死時才二十三歲,可以這麼說,明熹宗這個昏君的短短一生,全葬送在魏忠賢的手裡。他們倆一起亂政才七年,便把明朝推向滅亡之路,可憐崇禎皇帝也遭池魚之殃。

他們倆的巧搭檔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孟嘗君與馮諼
朝代:戰國時代末年
關係:主客

  他們倆是戰國很有名的一對主客,孟嘗君是當時四君子中養食客最多的一位,而馮諼是它眾多食客中也很突出的一個。擊劍討魚吃的是他;替孟嘗君買義回來的是他;教孟嘗君要狡兔三窟的也是他。主人很看重他,而身為食客的他也不負眾望,替孟嘗君解決了不少事情,他倆真是一對巧搭檔。

  馮諼他不像毛遂一樣用自我推薦的方式見到自己的主人,他甚至進到主人的大食堂中吃食好久了,也還未見到主人孟嘗君一面。當介紹人介紹他來當食客時,孟嘗君問:「他有什麼喜好?」「看來沒有。」「可有什麼專長?」「也沒什麼專長?」孟嘗君笑一笑,便答應馮諼住了下來。以這樣的方式進到田家。家臣以為主人並不看重這位食客,就給他粗陋的三餐。從沒魚、沒肉、無車、無祿的四等食客,每天馮諼他藉著敲擊長劍唱著不如歸去的歌,孟嘗君便一一答應了他的要求,從此他有魚吃,有車坐,連他自己的老母,孟嘗君都派人每月送生活費去替馮諼奉養,成為待遇最高的食客之一。

  有一天,孟嘗君對食客發出一張招募到領地收租稅的傳閱單,馮諼看後,在傳閱單上簽名,表示他自告奮勇要去替主人收租。孟嘗君想不起此人是誰?「他就是那位唱沒魚吃不如歸去的食客。」孟嘗君欣然笑一笑,歉然的說:「畢竟是一位不簡單的人物,我還未與他見過面呢!真不好意思。」於是便喚來馮諼,當面致歉說:「最近因公事太忙,沒能對先生盡應盡的禮貌,很抱歉,先生倒一點也不以為忤,還要替我到薛地收租,可是當真?」「是的,我願意為主公效勞!」馮諼整整行李,車上也堆了一些借據就要出發了。「請問主公,收到租稅後,該買什麼東西回來呢?」馮諼如此問。孟嘗君回答說:「買些我家裡缺少的東西吧!」

  馮諼到了薛地,命令當地的官吏召集那些負債的人來,等人到齊,借據一張一張查對無誤後,馮諼站起身來宣佈說:「這是孟嘗君的命令,把這些借據都燒了,不用繳租稅,你門好過日子吧!」薛地人民立刻歡聲雷動,大呼萬歲。

  馮諼辦完事情,立刻馬不停蹄趕回京城,一早便面見主人,孟嘗君驚訝於它的辦事效率,怎麼收租如此順利,尋問結果後問:「買些什麼東西回來呀!」「主公的家,寶物滿倉,馬匹滿廄,美人滿屋,缺少的只有個『義』,我就為主公買『義』回來了。」「您的意思是……」「主公對薛地人民只知榨取,不知仁慈相待,我假冒您的命令,不收他們的稅租,當場把借據燒掉,人民大喊萬歲,這就是我買回來的『義』。」孟嘗君一時臉色也難看,但也沒說什麼。

  一年後,湣王決定解除孟嘗君的職位,這時的孟嘗君彷彿由天上跌入地面,心情很差的回到他的領地暫住,誰知一來到離薛還有百里之遠,就有很多人在路旁歡迎他,有老人、小孩、婦人夾道歡迎,這是他做領主以來從沒有遇過的現象。孟嘗君回頭對馮諼說:「我終於明白您為我買的『義』是什麼意義了。」馮諼說:「聰明的兔子經常要保持三個洞,以便逃走,避開強敵,主公目前只有一個洞,還不能高枕無憂,讓我為主公再準備其他兩個洞吧!」這就是馮諼的狡兔三窟。

【結語】
  是孟嘗君獨具慧眼,知道馮諼非泛泛之輩而予與予求呢?還是孟嘗君有雅量,能任看似一無是處的食客需索無度?俗語說:「下棋找高手。」幽默話還得要對方聽得動才夠味,有佛印也要有學養相當的蘇東坡,這戲才唱得起來呀!所以,自負如馮諼的擊劍討魚吃之歌,如果碰上孟嘗君不能會意,這戲碼也唱不下去了。他們倆真是一對巧搭檔啊!

他們倆師生情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周同與岳飛
朝代:宋朝
關係:師生

  他們倆是一對感情很深厚的師生,老師周同一見到年輕俊銳的岳飛便視出人才,從此傾囊相授,師生倆一直相處愉快。侍親至孝的岳飛對老師周同如同父親一般孝順,在周同往生後,每年仍不忘恩師忌日,上墳去祭拜。他們倆的師生情才短短數年,之間也沒什麼大曲折的動人故事,但彼此內心的交流,卻平淡中見真情,值得一提。

  岳飛出生在北方的農家,只因出生不久,即逢大水,幸父親急中生智將他母子倆放置在一大水缸中,隨水漂流才不致夭折。因大水一場洗劫,家中財物俱空,生活困頓。岳飛童年可說是在困頓中長大。他是家中的獨子,而父母親在四、五十歲才生下他一個孩子,「老年得子」無限歡喜。岳飛的童年物質環境雖差了一點,但精神生活倒也十分幸福愉快。父母很重視他的教育,自己教他識字讀書,把千字文讀得滾瓜爛熟。岳飛生來身材魁梧,兩臂孔武有力,群童圍攻他,他只要手一推,便把村童推得四處翻滾。岳飛非常孝順,認字之後,也幫父親到田裡工作,工作之餘,坐下來不免思考到人生的價值意義何在?他想一個人當學萬人敵,男子漢當驅馬執槍,效命沙場。心中有志要學得武藝,於是在農忙之後,他會到附近的武館中去學藝,但總不能合他心意。

  一天,遠房堂弟岳亨告知他說有位武師名叫周同,在附近開館授徒,聽說武藝不差,這就是周同與岳飛第一次相識的地方。當周同一眼瞧見了岳飛,只見他威猛中帶有雅儒,資質出眾,應對得體,言語間吐露出胸中的抱負,不禁對岳飛起了愛才之心。周同問了岳飛些普通武藝,都還粗通,顯然未經名師指點,又命他倆人得弓來射,岳亨拉得開八十斤,岳飛連連取了幾張弓,都只輕輕一拉,便又收回,周同詫異問明原委,岳飛告知弓太軟了些,於是周同到室內取出一張弓來,說:「這張不會軟吧!能開二百斤弓的,算得上好臂力。」岳飛執弓搭弦,兩膀微一用力,便把一張弓拉成了滿月。岳亨喝采,岳飛把弓還給周同說:「小子獻醜了。」周同笑說:「好臂力,你再試試我神臂寶雕弓。」說罷又從內室取出一個長巾包裹,打開後,露出一張烏油油的弓來,岳飛從周同鄭重其事的表情,可知這一定是非同小可的一把弓。周同取弓在手說:「就我所知,世上拉得了這神臂寶雕弓的人不過四人,我和宗澤元帥之外,在就是我那被奸臣所害的徒弟。」然後把弓交給岳飛,岳飛站穩樁,左手握弓,右手執弦,調得氣定,運起兩膀神力,一張弓被滿滿拉開。周同不禁喝采道:「老夫果然沒看走眼。」從此以後,周同便把一身武藝全數教出,尤其是左右開弓的射術。除了教藝之外,又把一部書送給岳飛,說:「為師一生讀書不多,惟有這部書卻隨我走遍兩河南北。」岳飛一看,原來是部「春秋」。

  岳飛十六歲時,跟著老師周同一起去拜訪朋友,這是一位即將卸任的縣長,縣長看見老朋友周同心中十分高興,又見到身旁的岳飛,一表人才,便對周同說:「強將手下無弱兵,令徒想必武藝高強。」周同有意炫耀,便道:「好武藝不用說,到是開得硬弓,二百四十步尚可射中。」李縣主不相信,於是周同便非得叫岳飛獻醜一番不可了。三人來到演武廳,縣主叫人把箭垛擺到一百二十步上,周同說:「二百四十步,一步也不差。」岳飛走下階去,站穩腳步,挽定弓,搭上箭,「咻!咻!咻!」連發了九支,九支箭都從紅心的洞射進,李縣主看得瞠目結舌,稱讚不已。最後由老師周同作媒,岳飛娶得李縣主的女兒李娃為妻,第二年生下了一個男孩,名叫岳雲。

  不久,周同老師因病去世,老師周同沒有子嗣,岳飛遵照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古訓,把他葬在瀝泉山下。從此每月初一十五,必沽酒買肉,到老師墳前奠祭一番,並拿起老師所遺贈的神臂寶雕弓望空射箭三支,然後奠了酒,把肉埋在墳上,悲悵良久,不忍離去。

【結語】
  他們倆師生情同父子,其實,以周同的歲數,應是情同爺孫,周同年紀比岳飛父親大多了。周同有徒如此,可謂於願足矣!

Pages: Prev 1 2 3 ...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