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感

  使命感就是責任心,是自己發自內心,自己給自己的一種責任付與,當然也可以來自他人的付與。自己為自己付與使命,以畢生之力去從事、去遵守、去創造、力量更大,理想更高,也更有意義。

  每一個人在人生舞台上扮演多重角色,也分別擔任各種不同的責任,更馱負不同層次的使命。當學生有學生的使命,當軍人有軍人的使命,為人子有為人子的使命,老師有老師的使命。智慧越高、官階越大、所服務的人群越多,使命就越重。先總統介石先生一生肩負國家安危與復興,想在穩定中求發展、困境中謀永一條康莊大道,他的使命是:「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地藏菩薩給自己一個至高的使命:「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偉人菩薩的使命,昊天罔極。

  使命感是最崇高的責任實踐,是終生奉諭的。

老家

夜神降臨

  美麗璀璨的夕陽在天邊高唱驪歌,昏黃的屋舍在天邊最後一抹夕陽也消失之後,便沒入了黑暗中。

  小時候跟爸爸回到鄉下老家,我最喜歡蹲坐在大廳門檻上,靜看夜神是如何翩然降臨人間?只見遠山由綠轉灰,像褪色的相片,也像浸過水的風景水彩畫,眼前的景色全淡了,但是庭前的幾棵檳榔樹,挺直細長的樹梢上,葉片在灰濛濛的天空中,由青綠轉成墨綠,就像在藥水中起了化學變化的相片紙,樹梢上的葉片顏色更重了,最後變成一棵棵黑色大樹。晚風陣陣吹來,一片片細長的檳榔葉沙沙作響,一頓晚餐是我吃得太久?是夜神來得太快?還是我在吃飯時被夕陽給迷住了?反正碗裡的飯菜和門外庭前的夜一樣的黑,一樣的暗。

  洗澡的時間已過,黑漆漆的廚房在夜神來了之後,轉身一變,廚房變成了沒有門的浴室,我們的洗澡工作就在「暗」中進行。洗完澡,在月色中,沿著長廊回到房間,在忐忑的心跳下,有時冷不防的會被大廳前那兩扇門上猙獰獠牙的門神畫像給嚇得踉蹌跑。

說鬼故事

  老家是說鬼故事,也是聽鬼故事的好地方。

  古意盎然的竹片窗像傘一般的向外斜撐出去,白天,讓溫暖的陽光及和風吹送進來;晚上,則請涼爽的月光灑進屋裡來。坐在窗口下,只見遠遠的山像一座大墳一樣聳臥天邊,樹影鬼魅,多麼撩人遐思呀!

  看著看著,心冷不防的收縮起來,心中之鬼便開始作祟,於是月色不再迷人,月光不再迷濛了,大夥兒一陣驚慌尖叫:「把窗關上!」有人喊,卻沒人敢伸手去收窗,又一陣尖叫,大夥兒你推我擠的蜷縮在棉被底下發抖,誰也不敢獨自伸手去關窗。

深信因果

  這個世界會如此大亂,就是因為有許多人不深信因果。

  說起來這和「自圓其說」、「找藉口放縱自己」、「近視斥星、「轎付前價」一樣的愚寐。這些不深信因果的人,他們怕來自道德規範的束縛,於是找藉口自圓其說的不信因果論,最後把自己和社會大眾搞成一團糟。

  其實他們也都懂得「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的道理,有「不刷牙」的因在先,會有「蛀牙」的果在後;沒有每天辛勤澆水,花兒就長不好;下水道平常不注意疏通,大雨季節就淹水災。這些道理人人都懂,但是就有很多人劣根性作祟,偏不循規蹈矩、按部就班的做事,只想一步登天,不耕耘而有收穫。

  相信因果,無論在宗教學、文學理論及科學論都一樣經得起考驗;它是規範人心的一大力源,社會既是許多眾人集合在一個共同的地方生活,就必須有秩序、有法則、有公理、有人情。而相信因果是一種無形的教化力源,是最高的思想導則,唯有深信它,世界才會太平,社會才能繁榮安康。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