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倆師生情

This entry was posted by 鄭慈 on 星期三, 25 七月, 2007 at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周同與岳飛
朝代:宋朝
關係:師生

  他們倆是一對感情很深厚的師生,老師周同一見到年輕俊銳的岳飛便視出人才,從此傾囊相授,師生倆一直相處愉快。侍親至孝的岳飛對老師周同如同父親一般孝順,在周同往生後,每年仍不忘恩師忌日,上墳去祭拜。他們倆的師生情才短短數年,之間也沒什麼大曲折的動人故事,但彼此內心的交流,卻平淡中見真情,值得一提。

  岳飛出生在北方的農家,只因出生不久,即逢大水,幸父親急中生智將他母子倆放置在一大水缸中,隨水漂流才不致夭折。因大水一場洗劫,家中財物俱空,生活困頓。岳飛童年可說是在困頓中長大。他是家中的獨子,而父母親在四、五十歲才生下他一個孩子,「老年得子」無限歡喜。岳飛的童年物質環境雖差了一點,但精神生活倒也十分幸福愉快。父母很重視他的教育,自己教他識字讀書,把千字文讀得滾瓜爛熟。岳飛生來身材魁梧,兩臂孔武有力,群童圍攻他,他只要手一推,便把村童推得四處翻滾。岳飛非常孝順,認字之後,也幫父親到田裡工作,工作之餘,坐下來不免思考到人生的價值意義何在?他想一個人當學萬人敵,男子漢當驅馬執槍,效命沙場。心中有志要學得武藝,於是在農忙之後,他會到附近的武館中去學藝,但總不能合他心意。

  一天,遠房堂弟岳亨告知他說有位武師名叫周同,在附近開館授徒,聽說武藝不差,這就是周同與岳飛第一次相識的地方。當周同一眼瞧見了岳飛,只見他威猛中帶有雅儒,資質出眾,應對得體,言語間吐露出胸中的抱負,不禁對岳飛起了愛才之心。周同問了岳飛些普通武藝,都還粗通,顯然未經名師指點,又命他倆人得弓來射,岳亨拉得開八十斤,岳飛連連取了幾張弓,都只輕輕一拉,便又收回,周同詫異問明原委,岳飛告知弓太軟了些,於是周同到室內取出一張弓來,說:「這張不會軟吧!能開二百斤弓的,算得上好臂力。」岳飛執弓搭弦,兩膀微一用力,便把一張弓拉成了滿月。岳亨喝采,岳飛把弓還給周同說:「小子獻醜了。」周同笑說:「好臂力,你再試試我神臂寶雕弓。」說罷又從內室取出一個長巾包裹,打開後,露出一張烏油油的弓來,岳飛從周同鄭重其事的表情,可知這一定是非同小可的一把弓。周同取弓在手說:「就我所知,世上拉得了這神臂寶雕弓的人不過四人,我和宗澤元帥之外,在就是我那被奸臣所害的徒弟。」然後把弓交給岳飛,岳飛站穩樁,左手握弓,右手執弦,調得氣定,運起兩膀神力,一張弓被滿滿拉開。周同不禁喝采道:「老夫果然沒看走眼。」從此以後,周同便把一身武藝全數教出,尤其是左右開弓的射術。除了教藝之外,又把一部書送給岳飛,說:「為師一生讀書不多,惟有這部書卻隨我走遍兩河南北。」岳飛一看,原來是部「春秋」。

  岳飛十六歲時,跟著老師周同一起去拜訪朋友,這是一位即將卸任的縣長,縣長看見老朋友周同心中十分高興,又見到身旁的岳飛,一表人才,便對周同說:「強將手下無弱兵,令徒想必武藝高強。」周同有意炫耀,便道:「好武藝不用說,到是開得硬弓,二百四十步尚可射中。」李縣主不相信,於是周同便非得叫岳飛獻醜一番不可了。三人來到演武廳,縣主叫人把箭垛擺到一百二十步上,周同說:「二百四十步,一步也不差。」岳飛走下階去,站穩腳步,挽定弓,搭上箭,「咻!咻!咻!」連發了九支,九支箭都從紅心的洞射進,李縣主看得瞠目結舌,稱讚不已。最後由老師周同作媒,岳飛娶得李縣主的女兒李娃為妻,第二年生下了一個男孩,名叫岳雲。

  不久,周同老師因病去世,老師周同沒有子嗣,岳飛遵照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古訓,把他葬在瀝泉山下。從此每月初一十五,必沽酒買肉,到老師墳前奠祭一番,並拿起老師所遺贈的神臂寶雕弓望空射箭三支,然後奠了酒,把肉埋在墳上,悲悵良久,不忍離去。

【結語】
  他們倆師生情同父子,其實,以周同的歲數,應是情同爺孫,周同年紀比岳飛父親大多了。周同有徒如此,可謂於願足矣!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