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倆瘋言瘋語

This entry was posted by 鄭慈 on 星期二, 24 七月, 2007 at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朱元璋與郭德成
朝代:明朝
關係:妹夫與小舅子

  他們倆是親戚。朱元璋是郭德成的妹夫,郭德成的妹妹郭寧妃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寵妃,由於愛屋及烏,妹夫對小舅子也想照顧提拔,只是說也奇怪,貴為皇親國戚的郭德成,有二個哥哥都是明太祖身邊的勇將,妹妹又是皇上寵妃,他只要好好表現,妹夫那有不照顧小舅子之理,但郭德成就是不甩這個妹夫皇上,還不時有意無意的冷嘲熱諷,或藉酒裝瘋的冷言冷語相向,也不怕那殺人不眨眼,有疑心病狂的妹夫皇上把他給殺了。但說也奇怪,朱元璋就是沒殺郭德成。

  郭德成是郭家永將郭興與郭英的弟弟,兩個哥哥都因赫赫戰功,封侯拜相,而郭德成始終是一名驍騎舍人,也就是皇上的近侍而已。朱元璋有意提拔這位小舅子,那知郭德成反倒一口謝絕,使得朱元璋大為不悅,認為是不識抬舉。其實郭德成是三兄弟中最有學問,最富才華的一個,他博覽群書,通達明理,由於對朱元璋的種種行為不滿,因此不肯接受提拔,他披髮佯狂,借酒裝瘋,以酒瘋子的形象在朱元璋身邊生活。他對妹夫的好意提拔一口謝絕,還伏地扣首,語中帶刺的解釋說:「臣愛喝酒,既笨且懶,生來不是做官的料,給我高官厚祿,就得為陛下辦事,我事辦不好,陛下難免要殺我頭,豈不哀哉!人生貴適意,陛下只要多賞幾個錢,多賞幾杯酒喝才實在一點吧!」

  這一段話說得也夠實在,但也在隱諷愛殺人的朱元璋也該有點警戒吧!而身為皇帝又是他的妹夫的朱元璋也只能再裝一次糊塗,假裝沒聽懂他的暗示,反而稱讚他說得坦白真誠,果然賜他一百罐御酒,一大筆金幣,讓他去喝個痛快。

  又有一次,郭德成在後苑侍宴,真喝醉了。他腳步踉蹌的走到朱元璋面前,脫帽跪下謝恩。朱元璋一看,見他一副狼狽相,披頭散髮,滿嘴酒氣,便哈哈大笑的說:「醉瘋漢,看你頭髮亂成這個樣,都是平日太貪杯的緣故。」郭德成半醉半醒,可也不含糊,腦子裡清楚得很,他反唇相譏的說:「頭髮亂成這個樣,是臣心煩所致,真想剃個精光,豈不痛快!」這下子可不得了,朱元璋最忌諱人家提他皇覺寺當和尚的往事,甚至平常吟詩作對,句子中都忌諱出現「光」、「禿」這些字。鄭德成今天竟然公然對奏:「光郎頭」,他在隱喻朱元璋成天害怕有人造反,奪他江山,這種日子不如當年他在皇覺寺當小和尚來得清閒自在。但朱元璋只變了個臉色,默默無語,揮一揮手,當作沒事。

  事後,郭德成也猛然省悟他這次的漏子捅大了,他妹夫再有肚量,這次恐怕也沒那麼好過。為了保命,於是他開始裝瘋賣傻,自己把三千煩惱絲剃個精光,披上袈裟,成天念佛,把朱元璋給矇過去了。

【結語】
  一個人外表裝瘋,內裡清醒,也真不容易。他把心中的不平又不吐不快,於是借酒裝瘋,也不啻是一個好方法,所謂 「伴君如伴虎」多做多錯,少做少錯,像郭德成得兄之戰功,妹之榮寵之庇護,而能逍遙自在一生,怎不叫人羨煞。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