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倆的互勸

This entry was posted by 鄭慈 on 星期三, 25 七月, 2007 at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蘇武與李陵
朝代:中國漢朝
關係:同朝為官

  他們倆同是漢代名門之後,也都身陷匈奴,他們倆一前一後的互勸。起初是李陵在匈奴北海勸蘇武投降匈奴;十九年後,蘇武回國,又勸李陵也趕快回來。兩個人的互勸都沒有成功,也都各有理由,真是擇善固執的一  對。

  蘇武的父親蘇建,因追隨大將軍衛青出擊匈奴而封為「平陵侯」。蘇武是平陵侯的次子,三個兄弟都在朝為官。李陵是戰國時代秦將軍李信的後代,漢代大將軍李廣的孫子,祖宗數代皆為國效命捐軀。李廣蓋世功勛,李陵年少愛國亦不落人後,真可謂「一門忠烈,虎將世家。」

  蘇武不是帶兵打仗被匈奴俘虜的人質,他身陷匈奴的運才叫「奇怪」。原來,武帝時,連年征戰匈奴,雙方互派使節去窺探虛實,漢使郭吉與路充國等十餘人一去便被匈奴人留住;而匈奴來使,武帝也將他們留下。天漢元年,匈奴且鞮侯單于登上王位,深恐漢朝又年年征戰於他,遂主動釋放漢使回國,以示友好。於是武帝也禮尚往來的派蘇武為使節,護送當初被留在漢朝的匈奴回去。誰知蘇武抵達匈奴之後,不巧碰上匈奴緱王與虞常叛變,不成,緱王戰死,虞常被擒,並供出與蘇武同去的張勝是共謀,於是蘇武遭到池魚之殃。

  單于用計招降蘇武,蘇武不從,他說:「屈節辱命,雖可以生,但以何面目歸漢?」遂引佩刀自刺不成獲救;因此單于更不能放棄勸降蘇武的心,把他放在大窖中,斷絕糧食,以挫其志。天降大雪,蘇武以雪和旃毛吞食充飢解渴,數日不死;匈奴人大驚,以為蘇武是神的化身,不敢再凌虐他;把他流放到北海毫無人煙的地放,讓他放牧公羊,好自生自滅。

  就在蘇武被拘留匈奴的第二年,漢朝正發生李陵帶五千步兵對抗匈奴的十萬大軍,兵敗被迫投降的事。又來一個勇將,匈奴單于最愛,於是派李陵到北海會見蘇武,勸蘇武趕快投降匈奴。李陵來到冰天雪地的北海,見到了避世而居的蘇武,李陵告知他家鄉的種種變數。他說:「你哥哥蘇嘉長管御誠輿車,因輿車不慎觸柱折轅,被彈劾為『大不敬』,蘇嘉自殺。你弟弟蘇賢隨從武帝祭祀東后土,因駙馬落河溺死,蘇嘉又擒兇不得,也畏罪自殺。你母親則早已過世;至於你的兩個女兒及一個兒子如今下落不明。」以上事實被李陵告知,聽得蘇武柔腸寸斷,痛不欲生,李陵趁此機會勸降,蘇武仍執意不肯。

  當武帝死,昭帝即位,與匈奴關係日趨和睦;昭帝向匈奴尋求蘇武等一行人回國,消息傳來,一心思漢的李陵心情更加沉重。他擺酒為蘇武踐行,耳酣耳熱之際,悲從中來,李陵對蘇武說:「足下還歸,揚名於匈奴,功顯於漢室,雖古竹所載,丹青所畫,何以過子卿!」李陵心情十分矛盾,他又何嘗不想立功返鄉?如今見好友可以揚眉吐氣的回去,何等叫人羨慕!無奈矛盾的心情又夾雜著些許莫名的惶恐。

  蘇武回長安後,昭帝賜錢二百萬,公田二頃,宅一區,拜「典屬國」。從此過著平靜的生活。回國後的蘇武曾寫信給李陵,勸他回來,霍光也曾經派遣使節向李陵透露不妨回來的消息。但心事重重的李陵不敢回來,洋洋灑灑上千言的「李陵答蘇武書」充份表達了李陵對漢室的不信任。他說:「聞子之歸,賜不過二百萬,位不過典屬國,無尺土之封,加子之勤,而妨功害能之臣,盡為萬戶侯,親戚佞貪之類,悉為鄉廟宰。子尚如此,陵復何望哉!」

【結語】
李陵的心情不同於蘇武,蘇武去國十九年,不肯投降,心裡坦蕩蕩,雖已家破人亡,但對漢室的「忠心」,至死不渝。但李陵不同,李陵被迫投降,為尋機會報國,但武帝不給他機會,也不念他祖先數代功在朝廷,盛怒之下,斬斷李陵愛國的情絲。李陵的心境,在「李陵答蘇武書」中已充份表達。他們倆同是「去時年輕力壯」,一個是「回時鬚髮盡白」,一個是「客死異鄉」,令人不勝唏噓。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