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倆的較勁

This entry was posted by 鄭慈 on 星期三, 25 七月, 2007 at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墨子與公輸般
朝代:春秋時代
關係:朋友

  他們倆都是手工藝做得很巧的人,只是一個有思想,一個卻習藝而不思考的人。墨子又稱墨翟,是魯國人,出身庶民家庭,有滿腔熱血的想救國救民,是一位磨踵頂□有思想的熱情青年。而公輸般只是一個手很工巧會做很多守城攻城的器械的工程師,但論及一般思想,他則說不上來。

  我國的春秋戰國時代,是歷史上一個劇烈動盪的時代,不但五、六千個大小諸侯國,還年年鬧爭戰,大國拼吞小國,小國也自不量力地偷襲大國,即便是一國之內,強大的領主們又互相拼吞和搞紛爭,人人都想擴大自己的領地範圍,最苦的便是那些庶民百姓,他們深恨領主們橫征暴斂,因而又相率變亂,正是這種地球繞著太陽旋轉,而地球本身也在自我旋轉的情況下,產生了許多思想家,而且各家特色不同,主張有異,稱為歷史上百家爭鳴的時代。

  而學過如學庶民出身的墨翟,是個肯思考的青年,他對他所學的儒學產生了懷疑及不滿,認為孔子所提倡的「仁道」不能救世,他認為理論必須能付諸實行,而且要實用才行。有一次,他看到公輸般製作了一隻木鳥,能夠在天空上飛降三天;公輸般因此洋洋得意,到處炫耀。當他拿到墨子前面時,墨子卻冷冷的說:「閣下所製的木鳥,還比不上我製的車軸,我的車軸能夠擔負五十石的重量,比較實用。做事要重實用,有利於人才算了不起。」說得公輸般啞口無言。

  頭腦清楚,有思想、重實用、有辯才的墨翟,滿腔熱血要救世,他反對戰爭反對奢侈浪費,主張兼愛非攻、節葬,為了自己的學說投身於庶民群中,每天在陶窯邊、在手工作坊、在打麥場裡……,它對那一些被認為是卑賤的賤民們,用火一般的熱情,宣揚他所尋找到的真理,不久,身邊有了一群跟隨他的子弟,形成一股力量,但他們都只是在民間活動,至於上層社會人士們卻十分的嫉視他。

  有一天,他得知魯國的大建築師公輸般被楚國聘用,替楚國製造了一部攻城的武器,準備去攻打宋國。這時三十五歲主張非攻的墨翟,一聽到這個消息,便命令大弟子禽滑釐帶了三百個門徒,攜帶他所製造的守城器械去幫助宋國,而他自己就跑了十天十夜的路,趕到楚國,找到公輸般理論去。

  公輸般見到他說:「夫子,你有何指教?」墨子起先不提宋國的事,他只說:「唉!北方有人侮辱我,我想假借你的力量來殺他,行嗎?」公輸般聽了心裡不大高興,沒有回答,墨子再說:「那麼,我給你十塊金幣,作為報酬好嗎?」公輸般這下子火大了,說:「我的良心不允許我隨便殺人。」

  「那好極了!」墨子正中下懷:「既然你不隨便殺人,為何又製造攻城的武器,好殺更多的人呢?那不是自相矛盾嗎?」公輸般被他說得一無是處,無言以對,不得不屈服,但把責任推給楚王,說那是楚王的意思,墨子說:「那我去說服楚王。」

  墨子見到了楚王,也不先提攻宋的事,就提說一個人自己有華屋、美食卻去盜竊林家的破牛車、爛糟糠……等比喻大楚國又何必去偷小宋國的東西呢?楚王也被說得啞口無言,又把責任推給公輸般,說公輸般已經為他製造了攻城的武器,保証攻得下城來。

  「不見得吧!」墨子又說:「我和他較量一下攻城的器械看看吧!」於是當場他們倆便實地來個模擬演練一番,結果公輸般當然不敵墨子,氣得公輸般像一頭發瘋的獅子,口中念念有詞,墨子料得到他心中在想些什麼?就說:「你把我殺了也沒用,我早以命令我的弟子們帶著我守城的器械到宋國去了,如果你們不相信,非打不可,也只是徒損國力而已。」楚王這才真正打消攻宋的念頭。

【結語】
  一直到老,公輸般仍然只停留在為人製作武器及一般日用器具;而墨子卻一直在為自己所推行的理想及主張在奮鬥,他不肯出賣自己的學說來換取爵位奉祿,即使到了八十多歲了,它仍然不怕辛勞的用「擊其鄰國,殺其人民,取其牛馬粟米貨物……」是違反上天意思的道理,來使楚國的魯陽文君停兵,墨子真是既熱情又可愛啊!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