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倆的祕密

This entry was posted by 鄭慈 on 星期三, 25 七月, 2007 at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秦始皇與呂不韋
朝代:秦朝
關係:父子?

  他們倆關係複雜,既是君臣,也是父子,此項祕密是父親呂不韋一手策劃,自編自導自演,而身為兒子的秦始皇被迫參加演出,卻又毫不知情,所以當父親呂不韋觸犯律法時,兒子秦始皇照樣論罪。可以這麼說,老父死在自己的兒子手裡。

  話說呂不韋是韓國首都陽翟的大商人,經年往來於各諸侯王國之間,以「賤買貴賣」為經商原則,因而成為擁有萬貫家財的。當時秦昭王於太子死後,立次子安國君為太子,太子最寵愛的華陽夫人卻沒有生子。華陽夫人若想要保有嬌寵的地位,勢必要找個兒子;將來好被立為太子。這時,子楚正在照國當人質,他是安國君的次子,點子就出在呂不韋的腦裡,他看到子楚在照國當人質,吃住匱乏,生活失意,於是一手策劃了一齣,使子楚將來登基做皇帝,他就是秦始皇名義上的父親。

  呂不韋對子楚說:「如今琴王年事已高,你父親安國君被立為太子,但你又不是嫡長子,將來安國君即位之後,你根本也沒機會和各王子爭太子位,現在你必須從事外交活動,把自己的名聲由諸侯間響起,然後去巴結討好華陽夫人,請她認你為子,才有出路。」子處一聽,的確有感自己的前途堪慮,便要求呂不韋出主意,於是呂不韋拿出五百兩金來讓子楚結交賓客之用,又以五百金買珍奇寶物送給華陽夫人。呂不韋又透過華陽夫人的姊姊去說服妹妹,收子楚為義子,大意是說:「以鞏固夫人長久的地位,一定要認養個兒子,將來安國君百年之後,你才有機會成為母太后,子楚是個賢德之人,對夫人又孝順,何不立子楚為嫡嗣呢?」華陽夫人為了自己的地為著想,便找機會向安國君說:「我僥倖入宮,又深得太子寵愛,可惜就是未能替太子生個一男半女,今臣妾知道子楚是一個有孝心又賢能的青年,請太子為我立他為嫡嗣,我才能安心過日子『安國軍果然答應,兩人共刻玉符,正式立子楚為嫡嗣。

  有一位歌伎,姿色絕美,已懷了呂不韋的骨肉在肚子裡。有一天,呂不韋設酒宴請子楚喝酒,想不到子楚也看上這名歌伎,呂不韋雖不情願,但心想:「子楚有可能是未來的皇帝,那麼這肚子裡的還子便是未來的小皇帝,我就是太公了,好!送這個歌伎給子楚吧!」於是大方贈送,但隱瞞了歌伎懷孕的事。子楚娶回歌伎,懷胎十個月後,生下一名男嬰,他就是未來的秦始皇。

  秦王政極位時才十三歲,首先尊奉呂不韋為相國,號稱「仲父」,也就是第二個父親之意。秦王年紀小不懂事時,他的母親常與呂不韋私通,秦始皇年歲漸長,但他那歌伎出身的母后仍十分淫蕩,深謀遠慮的呂不韋唯恐自己為這件私通的事招來災禍,便又設計另一件事,想要避開災禍,然人算不如天一算,呂不韋仍敗在這一件事情上。

  呂不韋設計自己的家臣嫪毐,假裝接受宮刑,送到後宮當太監,私下又與秦王的母后私通,本來事情也不會爆發,就在秦王九年,嫪毐跟人飲酒下棋,酒醉後跟人起衝突,出手打人,對方一氣之下告到秦王面前說:「實際上嫪毐並非宦官,他經常與太后通姦,而且生了兩個兒子。」於是秦始皇大為光火,派人調查,果然屬實,而這件事也牽連到宰相呂不韋,同年九月,始皇下令殺嫪毐家人,以及太后所生的兒子。始皇十年十月,下令罷免相國呂不韋,貶至巴蜀。此時,呂不韋深知自己犯下大錯,只怪自己年紀輕胡來,懊悔不已,擔心始皇下令處死,便喝毒酒自殺身亡。

【結語】
  這個祕密,當事人只有呂不韋知情,司馬遷筆下的秦始皇毫不知情,說是呂不韋因嫪毐犯下殺身之禍,其實他欺君瞞上的隱瞞自己真正的身份,早就犯了殺頭之罪,對不!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