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倆的知心

This entry was posted by 鄭慈 on 星期三, 25 七月, 2007 at

他們倆小檔案
主角:唐太宗與魏徵
朝代:唐朝
關係:君臣

  他們倆是一對君臣,唐太宗是唐朝開國明君,魏徵是以忠心正直聞名於世的大臣,君開明,臣剛正,為中國歷使上極其難得的搭檔。魏徵對唐太宗的諫言,範圍不只拘限於朝政得失,連皇上西域買馬或納妾嫁女,他都挺身而言,膽之大、言之直,也僅有能廣納善言的唐太宗能信任並包容,他們君臣之間的情誼,因此流傳不少軼聞趣事。

  酷愛書法的唐太宗,曾跟虞世南學隸書,平常勤於練帖,也愛臨摩,唯獨 「戈」字,怎麼臨,怎麼寫也不得其法,太宗為之苦惱甚久。某日,他臨了一篇帖,碰上了個 「戩」字,太宗於是只寫了左邊的 「晉」字,把右邊的 「戈」字空出來,讓虞世南親筆補上。

  有一天,唐太宗得意洋洋的將自己臨好的字帖給魏徵看,並請他不吝指正。魏徵也不脫世俗的先奉承一番說:「陛下大筆臨池,氣象非凡,實非臣下所能比擬;不過……」他語意微頓又說:「仰觀全篇聖作,唯 『戩』字右邊的 『戈』字臨得頗為逼真。」讓太宗直呼魏徵好眼力。

  有一天,太宗正在逗弄一隻鷂子,把牠放在自己的臂上,欣賞牠的神態與啼聲,頗自得其樂。

  魏徵遠遠一瞥,已瞧見太宗玩得渾然忘我,故意上前開個玩笑。豈知太宗也早已瞧見魏徵前來,便不假思索的將鷂子往懷裡藏,佯裝偷閒賞景。這時,魏徵前來問安,君臣相見,禮儀如舊。皇上賜坐之後,魏徵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述古帝王如何勤政愛民的事蹟,一開口卻無終止之意。以魏徵自小即愛讀書的本事,舉凡諸子百家、天文地理,莫不精讀數遍。說起古聖先賢事蹟,哪怕三天三夜也數說不完,這下可急壞了太宗皇帝,懷裡的那隻鷂子恐怕性命不保了。但一向開明的太宗也不好無端斥退賢臣,更何況此時賢臣正在向皇上上 「治國之道」課,豈敢打斷話頭?只得耐著性子聽下去,結果鷂子果真被悶死在太宗懷裡了。

  唐太宗平日雖嫌魏徵的諫言煩人,但也知他一片苦心,想送個小禮給賢臣,但不知送些什麼好?有一天,魏徵退朝後,唐太宗笑著對他身邊的侍臣說:「要送些什麼東西給他,才叫他心動呢?」侍臣回答:「聽說魏大人最喜歡吃浸醋的芹菜。」 「此事當真?」太宗問。「聽說魏大人每吃芹菜,吃得欣然稱快,欲罷不能。」

  次日太宗召魏徵賜食,只見桌上擺了三盤醋芹。魏徵果然一見大喜,不覺喜上眉稍。也顧不得什麼君臣禮儀,只當是老友相聚,盡情把歡,一餐飯吃下來,痛快至極。飯未吃完,醋芹已盤底朝天了。

  但是,人非聖賢,皇帝也不例外。話說諫官魏徵素以直言出名,幸賴太宗皇帝有雅量,君臣相處甚歡,但也有忍無可忍之時。有天早朝結束,只見太宗怒氣沖天的回到宮中,大發雷霆:「這次我非殺了他不可!」 「要殺誰呀?皇上。」長孫皇后從內廷出來問道。太宗怒不可遏說:「魏徵這老小子,真可恨!每次討論國事,老與朕作對。只要是他不贊的,他總堅持到底,就在朝廷之上,絲毫不給顏面,分明與朕過不去。」

  長孫皇后不發一言,默默退下。不久,皇后穿戴全套大禮服,從容的來到太宗跟宗,行禮致敬。「皇后!何以如此大禮?」皇后說:「臣妾聽聞,君明則臣賢,像關龍逢、比干等忠臣,只因生不逢時,遇到夏桀、殷紂這種暴君,才慘遭殺身之禍。如今我朝有如此中心正直,敢於抗顏直諫的賢臣,實我大唐之幸,特來向陛下道賀。」

  長孫皇后素有賢德之名,太宗聽了皇后一席話,明白皇后的意思,從此對魏徵更加敬重。

【結語】
  「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我以前常暗自心喜,保有此三鏡可以防己過,如今魏徵殂逝,我失去一面最寶貴的鏡子了!」這是唐太宗在魏徵病逝之時,對群臣所說的話。所謂 「 君明臣賢」,唐太宗與魏徵可謂天下第一對。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